首页 旅游 钧州往事14

钧州往事14

来源:求是小康传媒 时间:2022-06-12 阅读:45893

第十四章 中风


1


老赵中风了。

老赵连唱了七天《程婴救孤》,最后一场谢幕的时候,就有些站立不稳,他一直撑到后台,咕咚一声栽倒在地。

小波不等人吩咐,便飞也似地跑到陈家捶门呼救,在他心目中,陈云卿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本事最大的主。陈云卿得知后,急忙去请了钧州城医术最好的先生,那先生擅长针灸,来得及时,扎了几天后,老赵渐渐好转,能活动了,但是不能再上台唱戏了。

同情唏嘘的说老赵是累的,为了这次登台,拼了老命。幸灾乐祸的说老赵是气得了,本以为闺女能攀上陈家的高枝,没想到人家就看不上,只是跟你玩玩。


2


老赵好转以后,陈云卿和淑贤郑重其事带着礼物去探望了,小红不做声,跟在后面也去了。老赵刚得病的时候,小红也去看过,可是小凤忙得没空搭理她,让小红感觉自己来就是添乱,然后就走了。

让小红感到意外的是,老赵并不像别人传说的那样狼狈,虽说行动言语受限,但是由于诊治及时,小凤和柳妈照顾得好,看上去气色还不错。老赵半卧在躺椅上,腿上盖着毯子,看见陈家人来很高兴,言笑晏晏。

小红转念一想,也不难理解,戏子大都是活宝大仙儿,在戏里演遍悲欢,早已生死看淡,戏园子里日常都是快活。

老赵打心眼里感激陈云卿,当年他只是走乡串户帮人出丧办喜事,是陈云卿把他当角儿请来主持戏园子,那是惺惺相惜,近日来又全力救他,已是生死之交。至于小凤跟陈家老二,人家不乐意才是正常,他要是再想高攀就是非分。况且小凤已成人,有自己的主见,就凭姑娘那人品模样,也不难寻个如意,他倒不担心。


3


小凤多天没跟小红聊天了,难得此刻是个空闲,拉着小红来到剧场坐下。这会儿剧场里没人,只有她俩,还有一排排桌椅板凳。因为四周空荡荡的,让小红觉得和小凤更亲近了。

“我看你爹状态还不错,应该很快就能治好了!”小红尽量安慰小凤。

小凤叹口气:“这次多亏我娘了,她照顾哩比我好……”

小红听得一惊,忍不住扭头望望小凤,之前小凤一直不肯喊娘的。柳妈是早些年老赵去乡里帮人哭丧认识的,那时柳妈还有男人,只是不着调,常年不着家,后来听说男人死外面了,便来投奔老赵,一直在戏园子干杂活。那时候,小凤还小,看见爹跟别的女人亲近,心里老不自在,再加上婶子大娘闲话戳逗,总是别别扭扭的。直到如今老赵落了病,小凤才看出谁是真心。

看到小凤接纳了柳妈,小红心下也释然,心想,小凤都有娘了。

“你爹要是需要啥药了,只管去俺家铺子里拿……”小红心里实诚,看见小凤落难,想的都是该怎么帮她。

小凤倒是不担心这个,因为不等开口,陈云卿都派人把药送来了,她只是心里纷乱,不知该何去何从。

“先生说,我爹能治到这一步都很不错了,接下来得静养,还要经常活动,我觉得戏园子里太嘈杂,不适合我爹养病,我和我爹商量,我们回乡下老家去住……反正,他也不能上台了……”

“那……你也要走啊?”小红知道小凤想离开钧州城。

“嗯。”

小红不说话了,张嫂走了,小凤也要走了,心里不免黯然。

过了一会儿,小红问:“那你以后还唱戏不?”

小凤叹口气,她近来学会了叹气:“还是先把俺爹的病养好再说吧。”

“是因为二哥吧……”

“也不是……”可能一开始小凤想走,确实有陈家老二的原因,但是她爹从鬼门关走这一遭,陈家老二与她已经无所谓了,但她确实不想在钧州呆了,这个地方如同一潭死水,让她感觉窒息。可是不在钧州又能去哪儿,她也很茫然。

小红一时无言。不管是小凤还是谭雨霏,她一方面巴不得她们成为自己的二嫂,可另一方面,又觉得二哥配不上她们。

小凤忽然很感慨:“你说人活着是为啥……”

小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,有些惘然。

小凤接着说:“就说俺们唱戏哩,从小下了死工夫学戏,不少都是学到半路嫌累学不下去了,像我这样学哩能上台挣钱,都算不错了,然后嘞,再找个有钱哩男人——俺们戏子,人家肯定不愿意做正房,顶天了二房,或者续弦,然后,给男人生几个孩子,擦屎刮尿养活孩子,还得看住男人,天天担惊受怕,生怕男人在外面再找女人,生怕男人抽大烟……万一男人做生意赔了,再把俺们转手卖了换钱……”

小凤越说越激动,她那种悲怆的腔调让小红有些惊异,小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,喃喃道:“你不要这样说嘛……”

“你不会明白,你是富家小姐,你啥都不用操心,家里自会安排,你来看戏演戏也就图个乐呵,俺们戏子唱戏都是为了吃饭,俺见天睁眼想哩头一件事就是钱……”

小凤这么说话是有点伤人了,小红听得火气都上来了,感觉小凤一点也没拿她做朋友做姐妹,她正要发作,却看见小凤扑簌簌掉起了眼泪,她那火气又一点点被浇灭,她知道小凤最近为老赵的病,吃了不少苦,原本俊俏的脸庞看上去十分憔悴,还有黑眼圈。

小凤是个要强的姑娘,老赵最近生病,她心里如同油煎,在别人面前还会忍着,此刻没有旁人,只有小红,她也不掩饰了,索性趴在小红腿上抽泣起来。小红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是轻轻拍拍小凤的背。

小凤哭了一会儿,直起身擦擦泪,多少有点不好意思,她年龄比小红大,平时都是以姐姐自居。

小红在心里搜罗半天,想些安慰的说辞:“等恁爹病好了,你还回来唱戏呗,你比我强多了,你有这手艺,到哪儿都有饭吃,不像我,啥本事也没有,要不是家里养活,自己才没有活命哩本事,我还可羡慕你嘞……”小红说这些倒是真心话。

小凤低头不吭,抓住小红的小手摩挲着,像是在感谢小红的安慰。

小红想想又说:“你们回老家……还能过吧……”

“只要俺爹不再抽大烟,应该没事,乡下东西便宜,俺家里还有点地,随便种种有的菜吃了……”老赵这些年也攒了些家底,说不上富贵,俭省一些,养老还是可以的。

“其实,俺爹这次发病,跟大烟戒得太狠也有关……”老赵是前两年染上的大烟,他心里不想吸,但是自己又忍不住,直到后来听说一个同行因为抽大烟把孩子都卖了,才下了决心要戒烟。寻了不少偏方,都不行,最后发了狠,只要觉得自己要犯烟瘾了,就让柳婶和小凤用绳子把自己捆在床上,才渐渐戒掉。老赵自觉再世为人,心气又起来了,卯足了劲唱《程婴救孤》,没想到唱完就瘫了。

“那些开烟馆哩最可恶了,见天生法儿引逗人吸大烟,这两年,咱们这儿烟馆越来越多了……”小红之前看见那些烟馆也没啥感觉,现在身边人被荼毒至此,让她深恶痛绝,愤愤不平。


4


小红和陈云卿夫妇走后,小凤和柳妈赶紧一起扶着老赵方便。老赵虽说羸弱,可依然人高马大,柳妈个子矮,这事她一个人弄不来,必须和小凤一起。

小凤先去院子里搬进来一张便凳,然后又把茅桶放在凳子下面。这是专门为行动不便的老年人设计的,凳子面中间是空的,是小凤专门花钱为老赵买的。

小凤扶着老赵起来,柳妈赶紧给老赵褪下裤子,生病的父亲在女儿面前没有尊严,小凤也不避讳。等老赵拉完,小凤扶着,柳妈给老赵擦洗干净,穿上裤子,然后俩人扶着老赵,一步一步挪到床前,老赵躺下后,小凤又赶紧出来拎着臭气熏天的茅桶出去,一开门,迎面走来了孔老师。孔老师听说老赵病了,买了些点心来看看,当然了,也是找借口来找小凤。

小凤感觉很尴尬:“孔老师,你等一下啊……”然后飞也似地把茅桶放到院子一角的茅房里,然后又赶回来冲进屋,把给老赵擦洗的水盆端出来,又进屋和柳妈一起七手八脚,把堂屋里收拾得稍微像样一点,可还是看上去十分狼藉,屋子里混合着药味饭味臭味。

忙了半天,小凤洗了手脸,这才把孔老师请进屋。

孔老师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听说赵班主病了,也没打招呼就来了,真是冒昧了……”

小凤心里有点懊恼,但是面上渐渐淡定,她又叹口气:“家里这样子,让您见笑了……”

孔老师赶紧说:“家里有病人都是这个样子,都这样……”


5


小凤和孔老师聊了几句,索性带着他来到剧场坐在刚才和小红聊天的位置上。空荡荡的剧场能让小凤感到自在点,孔老师也松了一口气,毕竟剧场里面没有屎味儿。

“谢谢你,孔老师,你来我还是挺高兴的……”老话说“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”,如今小凤是真有体会,平日里那些常来戏园子捧场的青年,如今见了小凤恨不得躲着点,好像生怕小凤讹上他们似的,泡戏子就是图个开心,可小凤那脾气,轻易不给便宜占,如今再加上个瘫痪的老爹,越发不好玩了——谁也不想来伺候病人。也有一两个不在乎钱,影影绰绰表示愿意帮忙的老板,可小凤明白那点好处得拿身子去换。

“我就是想你,也不是,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,能不能帮你……”孔老师在讲台上总是口若悬河,可是一见了小凤就越急越说不囫囵,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出来了,“我,我这里有点钱,你先拿去用吧,看病花钱多……”孔老师说着话,从兜里掏出一包用手绢包好的钱塞到小凤手里,差不多是他目前的全部家当了。

“不不不,不用,孔老师,我们有钱花,真的不用……”小凤坚决又把钱塞进了孔老师的衣兜。

孔老师窘得脸都红了,一时无话。

小凤眼圈也红了,她定了定神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孔老师,有一点我得跟你说清楚了,你在我心中,就是老师,你是个好老师,有学问,心眼儿好,所以,我更不能骗你……”平日里,对于那些示好的青年,小凤都淡然处之,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偶尔一点小暧昧,都能为自己换来触手可及的好处。可是陈家老二的忽然变心,其实也不能说变心,毕竟他跟小凤只是青梅竹马的玩伴,却让小凤感觉到这种暧昧的可耻。以前是年龄小,不懂事,现在不是了,老赵一害病,小凤忽然长了十岁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更何况,孔老师这般赤诚,只有把话说清楚了,才是对人家的尊重。这是小凤的诚意。

孔老师好像被打了一样,觉得自己向小凤示好都像是在亵渎她,坐在那里两手搓着膝盖,急急忙忙地分辨:“没有,没有骗我,你咋会骗我,我就是,就是想帮你,帮帮你……”孔老师的声音越来越低,说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了,他的泪都快下来了。


6


小凤过后也常常会想自己对孔老师为何如此决绝。

孔老师其实是个不错的人,人品好,学问好,听说家境也可以——能送他去北平上大学,自然不是穷人家。可正因为家世不错,小凤才担心,孔老师的父母家人再开明,能比陈云卿夫妇更仗义?尽管陈云卿和老赵交好,陈家不还是嫌自己是戏子!倘若再被孔家嫌弃,岂不更丢人?

另外,她对孔老师的长相不太满意,孔老师中等个子,稍胖,年纪不大头却先秃了。小凤在戏班子长大,不管是她爹她二叔,还是师父们,个个都是眉目俊朗,模样周正,她都看惯了,见不得丑人……她怕人家笑话:陈家老二不稀罕她了,她赶紧投怀送抱糊涂麻缠再找个,连个挑拣都没有……那样的话,她成啥人了?婊子吗?戏子虽说不入流,但还是比婊子强得多!其实,她还是想找个模样不比陈家老二差的。

不过,说到底,还是因为小凤觉得自己能挺过这个难关,还没到需要拉着男人来垫背的份上。真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,再找男人帮衬也不迟。


7


小红回到家里,看见二哥刚起来,面上还带着惺忪睡意,坐在屋门口啃黄瓜。他还没吃早饭,嘴里没味儿,只想吃爽口的,就找了根黄瓜。

“我去看小凤了!”小红故意说。

二哥嗯了一声,接着吃黄瓜,吃得咔嚓咔嚓响。

“汲县师范那个孔老师也去了,他可喜欢小凤了,说要娶小凤,还愿意管小凤她爹,听说孔老师家里可有钱了……”这话是小红信嘴胡咧,不过,小红回来的时候,确实看见孔老师提着点心去戏园子,就知道是找小凤的。这个时候能来,才是真心。小红感觉孔老师是个实诚人,她替小凤高兴,顺便气气二哥。

一听这话,二哥嘴里不响了。

上一篇:钧州往事15
下一篇:钧州往事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