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旅游 钧州往事13

钧州往事13

来源:求是小康传媒 时间:2022-06-08 阅读:45220

第十三章  中秋佳节


1


中秋节在钧州也算个不大不小的节日,不算很隆重,一家人坐齐了吃顿饭,掌柜的好歹也得给伙计们发两斤月饼。

张嫂和刘婶一早出去买鱼买肉买新鲜蔬菜,吃过早饭就开始忙午饭,淑贤也在旁边指挥帮忙。

小红也一早起来,洗了头发,换了衣裳,然后坐在门口逗猫,有人过去,她眼也不抬。

日头老高了,老二才起床。自从知道陈云卿去十三帮提亲被拒后,来陈家说亲的就多了起来。之前,老二天天往戏园子跑,跟戏子打闹厮混,又自命倜傥,谁也不放在眼里,分明一个纨绔,想做媒的也不敢轻易开口。如今居然改性了,不去戏园子,看上洋学生了,虽说被人家拒绝了,可是在众人眼里,显然“正常”多了。

然而,老二依然谁都瞧不上,还日益萎靡起来,药行里有老大帮陈云卿料理,家里暂时对他没有太多要求,天天睡到日上三竿。小红冷眼瞅着睡眼惺忪哈欠连天的二哥,心想,看这一幅受打击的形容,兴许对人家是有些真意。

老大媳妇直到菜都做得差不多了才赶到,还咋咋呼呼地嚷嚷着要下厨做饭,在后院来来回回走几趟,啥也没干却显得可忙。住一起的时候,她跟淑贤不对付,但是既然搬出去了,就没必要再计较了,装也得装得孝顺一些。淑贤明知道她是作戏,也只能嘴上客套,让她别忙了。

等老大跟陈云卿从药行里回来,老大媳妇穿着围裙跑去迎接,老大一向憨厚,看见娇妻两手沾水沾油,乐呵呵地说:“今儿还做饭啦,辛苦啦!”媳妇脆生生地说:“那是,凉菜都是我调哩!”淑贤在一旁气得干瞪眼。


2


张嫂和刘婶上菜的时候,陈云卿拿出几盒花生糕,给老大媳妇:“这是从开封府带回来的,过节了,拿去给你爹娘尝尝!”另外又拿出两盒固元糕,“这是咱店里自己熬的固元糕,用的都是上好的阿胶!”

“谢谢爹!”大媳妇喜滋滋接过,然后她也拿过来一个木盒,打开里面是一对瓷盘:“这是俺爹专门给恁烧的龙凤盘摆件!”

陈云卿乐呵呵接过来:“好看好看!”递给淑贤:“一会儿摆起来!”

说话间,菜上齐了,淑贤招呼大家吃饭。都是一家人,也不用说什么客套话,什么好吃吃什么就行了。

陈云卿边吃边对老二说,以后也得慢慢学着药行的业务,不能天天玩了。老二嗯了一声不再说话,低头吃饭,他是饿极了。

老大一个劲地给媳妇夹菜,就跟他媳妇没手似的。淑贤看得没好气,就也给老二夹菜,边夹边说:“多吃点,早饭都没吃呢。”

小红坐在大嫂和二哥之间,面无表情,自己夹菜自己吃,感觉吃得差不多了,就放下筷子说:“我今天要宣布一件事……”

小红话音没落,旁边大嫂就“呃呃”地哕了,一屋人惊呼:“咋啦,咋啦……”

老大倒是老练,急忙端过痰盂让媳妇吐,又端杯水让媳妇漱口。

淑贤有些狐疑:“这是……有了?”

“有啦!夜个让先生把脉了,说应该是个儿子!”老大喜得眉开眼笑。

淑贤哦了一声,不再给老二夹菜了:“那可得注意点,头仨月不牢稳。”

陈云卿也关切地说:“要不躺床上歇会儿……”

老大媳妇这会儿已经把口鼻收拾干净,连连摆手说:“没事没事,我还没吃饱哩!”

陈云卿感觉儿媳妇真是实诚人,乐得哈哈大笑:“能吃多吃点!”

老大媳妇没接公爹的话,转头抓住小姑子的手:“小红,你刚才想说啥事?”她就是想听稀罕才坚持的。

小红说:“恁都等着!”说罢起身就出门去后院了,丢下一屋人面面相觑,只有老二低头猛吃,大嫂当面呕吐也不影响他胃口,毕竟满桌佳肴。


3


张嫂正在厨房吃饭。忙了一上午,她早饿了,这会儿是个空闲,她赶紧坐在案板旁边的板凳上歇会儿,抓起早上剩的饼就往嘴里填——一会儿主家吃好了,她还得去收拾碗筷。

张嫂正吃着,只见小红闯了进来,她伸伸脖子咽下一口饼:“你咋不去吃饭,来这儿干啥?”

小红不说话,找了一个白瓷碗,从缸里舀了半碗水,来到张嫂身边。她把碗放在案板上,抓起张嫂的左手。

张嫂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啥,却不妨她手里有根针,一针下去,扎在张嫂左手食指指肚上,朝着碗里挤了一滴血。

张嫂疼得啊了一声,急忙抽回手:“你发啥疯啊?”

小红不说话,端着白瓷碗走了。


4


小红来到东院,把白瓷碗放在桌上:“这里面是张小娥哩血!”

大家看看碗里那一抹嫣红,不明所以,只见小红一针扎在自己左手食指指肚上,一屋人惊呼:“弄啥哩弄啥哩……”

小红不搭理他们,往碗里挤了两滴血,然后她放下针,轻轻晃晃碗,碗里那几道嫣红,渐渐融为一体。

小红把碗推到陈云卿面前:“爹,你说我是不是张小娥生哩?”

一屋人都不吭了,只有老大媳妇喃喃道:“滴血认亲啊……”她在娘家是有名的厉害闺女,没人敢惹,可是现在跟小姑子一比,简直小巫见大巫啊,她都佩服了,这个小姑子,上台演个戏能让捐款翻倍,还会翻墙偷情,今个儿又唱这一出,她有点后悔搬出去了,这要是住一块,不得天天有惊喜啊!

陈云卿一开始有点懵,但是没发火,因为冤枉小红白挨一顿毒打,心怀愧疚,他近来对小女儿比较宽容,等他反应过来,发现闺女给他安排了一场风月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但又觉得笑得不合适,努力皱起眉头:“你这都是跟谁学哩,看戏看多了吧!”

淑贤气得直哆嗦,一眼看见张嫂赶过来,怒喝:“张小娥,你都跟孩子说啥啦!”

张嫂右手捏着左手,吓得战战兢兢:“我啥也没说啊,她就朝我手上扎……”

小红见不得淑贤吼张嫂:“她没说,是街上人说哩!”

小红口中的“街上人”其实是马二龙。

前几年,钧州城兴办小学,城里不少人家的孩子都去上学了,学生年龄不一,有大有小,马二龙虽说比小红大几岁,也跟小红一班。这个马二龙一向嘴欠,爱跟女生打个俏皮,可在小红跟前他占不到丁点便宜,还经常被小红拎着棍子板凳追打。为了气小红,马二龙在班里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小红小时候差点被家人遗弃的事情。

小红两个月大的时候,钧州城里闹天花,死了不少人,马二龙的哥哥马大龙就是死于这场天花,小红和她三哥也都被传染了。说不清是来看望小红的客人传给小红的,还是三哥出去玩被传上的,很快三哥就死了,小红也是奄奄一息。家人眼看小红命不久矣,也害怕被传染,无奈之下,将小红放在柴房,生死由天定吧。

张嫂那时候还是个十五六的丫头,心软,也是憨胆大,时不时过去,扒住柴房的门口瞧瞧小红。过了两天,小红不吃不喝居然还没死,张嫂索性把小红抱到自己屋里,天天喂点面汤,居然又喂活了。

这事其实街上人都知道,小红早有耳闻,之前就跟她娘闹过,所以马二龙说的时候,小红虽说绷着脸,但是并没有太大反应。于是,马二龙又凑到小红跟前下猛料:“你知道为啥恁娘都不要你了,张小娥还要你?因为你不是恁娘生哩,你是恁爹跟张小娥相好生哩!”看着小红快气疯的样子,马二龙特别满足,从那以后,只要见了小红,就时不时拿这事刺激小红,后来小红就不去上学了。就在昨晚去戏园子看戏的路上,马二龙还挤到小红身边,附耳轻声浅笑:“跟恁小妈去看戏哩?”


5


淑贤颤着嗓子说:“你说是谁说的,叫他来我跟前说!”

小红不想说是马二龙说的,因为谁都知道马二龙侉气,这消息来源显然影响可信度,但她还是愿意相信:“人家街上人都是这样说哩!”

陈云卿实在不想再讨论自己的“花边”:“你跟个吃屎孩子置啥气哩,她吃饱撑哩慌,你也跟着上杆子!”

淑贤更生气了,扑簌簌泪都下来了:“这是我跟她置气哩?她说啥你没听见?”

老大媳妇觉得张嫂这模样还能看,老公公品味还行,她仔细看看那半碗红汤,用手指指碗,问老大:“这是真哩吧?人家唱戏都这样说……”

老大急得直扑棱头:“走走走!”起身拽着媳妇走了。

老二终于吃饱了,起身也出去了,走到小红身边还不忘说:“你就是吃饱撑哩!”

淑贤坐哪儿哭哭啼啼,陈云卿起身推着小红出屋门:“出去玩吧,别搁这气恁娘了!”然后又对张嫂挥挥手:“领她玩去吧……”

刘婶赶过来收拾碗筷,张嫂赶紧拉着小红回西院,小红走着走着,泪就下来了,哭着哭着又忍不住扑哧笑了,然后又接着哭。


6


“你说你这是图啥哩,你出生那时候,还是我去喊哩接生婆,我说啥你都不信,你就信那鳖孙说哩,那鳖孙成天信嘴胡咧,他就是个二球……”

“那戏文说哩都不准,鸡子鸭子我都杀过,不管啥血,见水都化——还滴血认亲,哪儿恁神奇啊!”

小红躺床上背对着张嫂,听张嫂坐在床边絮絮叨叨,她现在冷静下来,仔细想想,其实她也不见得是真的信了马二龙的说辞,她就是心里别扭,她就是想找茬……

“你就这点心病,想起来就闹闹……你也得体谅恁娘,那时候你才满月,恁三哥就走了,恁娘伤心受不了,也没本事顾你了……”

“啥没本事顾我了,还不是怕传染,要是三哥活着,肯定不会放柴房里!”

“唉,那一年,这条街上死了半条街哩人,谁心里不害怕啊……”

“那你咋不怕?”

这话问得张嫂心里又暖又辛酸,她笑笑又哭哭,过了一会儿又说:“小时候,俺们那片也闹过一次天花,俺家邻居,俺养父养母都死了,我守着老两口尸首守了两天,后来人家说,你去找恁亲爹亲娘吧,我才六七岁,就自己回去了,走到半路上,又累又饿,实在走不动了,昏死到路边,刚好俺爹听说信儿去接我,看见了,把我背回去了……”

“我后来就想,每个人体质都不一样,闹天花也不是说沾住边都死人,我兴许就是不怕这个病,所以我敢去抱你……另外,我那时也是年轻,自己一个人无牵无挂,确实不知道害怕……女人一当娘就胆小了,恁娘不光有你,还有恁哥恁姐哩……”

小红不吭了。

张嫂擦擦泪,叹口气,心说,这小祖宗只图自己痛快,闹这一出,我是没法在这儿呆下去了……

张嫂虽然跟婆婆不对付,可是她在陈家做活,即便只是个洗衣做饭的,到婆婆嘴里就成了“大户人家管事儿哩”,在乡下人眼里就是个有本事的女人。

张嫂很清楚,她之所以成亲后还能二返头回到陈家,就是因为她曾经救过小红,小红也喜欢缠磨她,陈家感激,所以她对小红实打实地好,就是为了讨好主家,为了能在陈家干下去。可以说,张嫂已经把陈家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,毕竟陈家仁厚,给工钱也爽快,这样的主家在钧州城难找第二家。可是啥事都得有个度,跟小主子走得太近了也不中,这不,小红硬是把她当亲娘了,净是麻缠……


7


张嫂一早起来做了饭,然后就出去逛街了。昨晚已经向陈云卿夫妇辞工,老两口感觉过意不去,但张嫂去意已决,便不再强留。

张嫂在城里干了这么多年,却没有真正轻轻松松出来逛过街,总是厨房里缺什么东西了就慌慌张张出来买,买完了赶紧回去干活。

张嫂先去找那个经常去东乡贩菜的卖菜老汉,请他帮忙给根生捎个信,让根生明天来接她,然后来到胡同口,在老杨家的小方桌旁坐下来,要了一碗豆腐脑,一个炸菜角。平时都是张嫂端着碗盆出来给小红买豆腐脑,买了就赶紧端回去,老杨家的胖姑娘有些诧异地望望她,然后盛了豆腐脑,小心放在她面前。旁边几个吃饭的人,本来都边吃边聊,此刻也都扭头看看张嫂,不再说话了。

等张嫂吃完饭起身离去,身后立刻嘀咕起来。

看这娘们过哩,比主家还滋润啊,还出来闲逛哩……你不知道吧,她辞工不干啦!咋啦?陈家不是可看重她啊……听刘婶说,这女人可有手段,陈家老哩小哩都听她哩!她是一门心思想当主家,想害淑贤,天天跟陈家那老疙瘩妞说你不是恁娘生哩,你就是我生哩!你看那闺女恁不是东西,可就是听她哩,她一戳逗,那二百五闺女都跟她爹娘闹……天啊,还有这事啊!这女人看着怪老实,还些有心计啊!可不是嘛,老陈那脾气恁膈赖,淑贤都没法他,可他就听这娘们哩……听说淑贤待她可好啊,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!估计这回淑贤也是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,才撵她走……


8


秋天的空气中有一种悲伤的喜悦,天地都透亮又清冽。经历了喧闹的夏天,路边的老槐树老榆树依然疲惫地绿着。张嫂感觉这些年都在忙忙碌碌地干活,没有品味过季节的变化,今天仿佛来到另一个世界。路边铺子里的留声机,咿咿呀呀地唱着:“苏三离了洪洞县,将身来在大街前,未曾开言我心内惨,过往的君子听我言……”

张嫂先去城隍庙旁边的白玫瑰理发店剪了头发,平时头发长了,都是让刘婶帮忙随便剪一下,今朝要走了,索性奢侈一回。白玫瑰理发店是钧州城里最大的理发店,五间门面房,干净又敞亮。老板姓白,理发手艺精湛,领着一帮徒弟,不仅理发刮面,还提供推拿按摩服务,经营得红红火火,也是城里第一家兴起给女人剪发烫发的店。

一大早的,店里没什么顾客,就张嫂一个人。一个学徒上来接待张嫂,指着月份牌上的旗袍女郎,问她要不要烫那样的卷发,张嫂急忙摆手说不要不要,只要剪短一些就可以了。张嫂平时都是图利落盘个发髻,只是头发长了,盘发也难。

小徒弟帮张嫂洗了头发,擦干了水珠子,正要动刀剪,老白去河边晨练回来,一眼看见是张嫂,急忙说:“我来我来!”说起来,这是老白第二次为张嫂剪头了。


9


老白认识张嫂的时候还是小白,张嫂还是张姑娘。

那时节陈家老太太还在世,小白带着家伙什去陈家给老太太剪头发,张姑娘就在一旁伺候。小白的剪刀在老太太头上翻飞,心思动得比剪刀还快。

那时间的小白已然是钧州名剪了,时间金贵着呢,可是给老太太剪完头发,居然主动提出给陈家的下人们免费剪发,他乐呵呵地吆喝:“还有谁要剪头发,赶紧过来啊,过了这村没这店,明儿个去我店里就要钱啦!”

张姑娘一开始不好意思,后来看别人都剪了,最后一个上前坐下。小白手里托着姑娘那黑油丝,心里跳得扑通扑通响。

过了几日,小白就去药行找陈云卿,说了自己的心意。陈云卿呵呵笑笑,答应转达,回家便跟淑贤说了。

张姑娘也不是不中意小白,白家虽说剃头挑子出身,却家境殷实,算得上小康之家,小白那模样也不赖。只是张姑娘初来城里,不谙人情世故,没少受气,心里时常惴惴不安,总觉得这些城里人心眼子太多,这个小白呢,眼珠子又太活顺,见什么人说什么话,不知到底是何等心地,要过日子还是乡下小伙可靠,便断然拒绝。淑贤用着顺手,不舍得她走,也不撺掇。


11


老白不紧不慢一根一根地剪,瞟一眼镜中有些憔悴的张嫂,笑呵呵地说:“张姑娘可是稀客啊……”

听这一声“张姑娘”,想起老白头一次给自己剪头发的情形,张嫂只觉得半生时光呼啦啦从镜中飞走了,她苦笑:“你这儿要价高,俺不是没钱嘛!”

“看你说哩,你来了我还能跟你要钱啊!”

“俺明儿个要走了,才舍得来你这儿奢侈一回,要回去啦,家里忙不过来,婆婆年龄大了,男人催俺回去哩……”这解释既说给老白听也说给她自己听。

老白倒不显得意外,轻声说:“回去也中,回自己家里才是过日子,搁外面,再出心出力也不是自己家……”

老白惯于伺候人,声音实在太温柔,听得张嫂眼圈红了。


11


看张嫂出去半晌,剪了头发,还买了新布衫穿身上,又给家人买了一堆东西,怎么看都是欢天喜地,好像早就想走,终于有了借口。小红很生气,闷在屋里不出来,张嫂叫她,她也不搭理。

晚上,都睡下了,小红忽然起来,爬到张嫂床上,搂住张嫂,偎在她怀里。自从小波半夜闯进小红屋里以后,张嫂就搬到小红房间里来了。

小红哀求张嫂:“你别走啦,都怨我了,我以后不乱说话了,中不中……”

“离得也不远,也就十来里地,你啥时间想找我玩了,叫老李头赶着马车送你,一会儿就到了……”

张嫂其实也不舍得小红,她比谁都了解小红,这闺女看着脾气有点孬,其实心里可仁义,有时候,张嫂都希望小红真的是自己的闺女或者是妹妹。只是,她们缘分就到此了。

小红哼唧半天,张嫂也不松口,这是走定了。小红生气又绝望,背过身不理张嫂。过了一会儿,她忽然转过身,伸手去张嫂身上摩挲,摸到张嫂那温软的乳房,撩开衣衫,偎上去把乳头含在嘴里,用力吮吸……

上一篇:钧州往事14
下一篇:钧州往事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