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旅游 钧州往事19

钧州往事19

来源:求是小康传媒 时间:2022-06-23 阅读:41593

第十九章 羊娃


1


羊娃来栓柱店里帮工了。

其实,栓柱一开始想让他侄子来的,因为秀娟他叔之前提过,可是满玲却对秀娟那个堂弟没啥好感。在满玲看来,那货好吃懒做不说,关键是他背后是一家子的觊觎。栓柱弟弟孩子多,之前就想把这孩儿过继给栓柱,口口声声说栓柱没儿子,为了栓柱好,不过是看栓柱做生意赚了钱而已。所以,满玲坚决不用这孩子,只说是跟着栓柱跑车送货太累,不舍得让侄子下力,对栓柱则说:“用别人家的孩子,你看着不行还可以辞退,用你自己侄子,你敢辞退就是得罪人,就得断亲,反正早晚是得罪,不如直接拒绝朗利!”栓柱一向都是听满玲的,觉得这话也确实在理。刚好这时候,羊娃他姑带着羊娃上门来找活儿。满玲看羊娃个子猛,是个干活的料,人又活络,看着是个聪明孩子,再加上乡里乡亲的,知根知底,就说让他先在店里帮忙一段时间。

羊娃干了几天,栓柱和满玲都很满意,小伙儿可不错,眼里有活儿,见了顾客又热情。这时候,他姑又拎着一兜烧饼上门了,说羊娃上工来回跑着麻烦,另外她家里也窄挤,不如住在店里,使唤着也顺手。栓柱也爽快,指着后院角落里那个杂物间,让羊娃自己收拾出来,给他住了。羊娃在姑家本来就住得不顺心,姑父天天看他不顺眼,他乐不颠颠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里面原来放的东西也都归置得整整齐齐,满玲看了很满意。


2


晚饭后,羊娃哼着歌,把院子里收拾得朗朗利利,然后就回屋了。

小红扒着门,朝羊娃那屋瞧瞧,然后带上门回过头,笑嘻嘻地问秀娟:“这家伙还挺快活,他为啥叫羊娃?”

“他出生那时候,他娘难产死了,然后他奶奶养了一头羊,就让他喝羊奶长大,大家就都喊他羊娃羊娃……”

“是你让他来的吧?”小红凑上来,抿着嘴笑。

秀娟不看小红,只管扫床:“主要是我那弟弟不争气,不正经干活,要不然咱爹咱娘肯定还是愿意用自家人… ”

小红撇撇嘴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啊,那天你在百货公司门口都给他说啥了?”

秀娟又转过身来,把小红的床铺平又扫干净:“主要是他在他姑家干得也不痛快,他姑父也不缺儿子,老觉得他去了是累赘,这事赶巧了,要不然他也不来!”

“嗬,还真是巧啊——我觉得你就是相中他了!”

“说啥哩,不过是小时候在一块玩,发小发小!”

“没爹没娘了,家里就一个老奶奶,最适合给你当上门女婿啦哈哈哈……”


3


转眼就是端午了。清明时节,刚好陈云卿有一批货要送出去,栓柱就没回老家上坟,端午节说啥也得回去,给他爹添添坟。羊娃也想回去看看奶奶,栓柱索性关店,大家一起回老家。

一行人是晌午时候到了老家,羊娃一早下车就跑回奶奶家去了。

因为没用大侄子帮工,栓柱对弟弟有些歉意,带了不少礼物回去,布料、点心、烧鸡、五香牛肉啥都有,甚至还带了一袋东北大米。弟弟弟媳本来有些不痛快,但是看见那么多礼物,立刻喜笑颜开。

栓柱弟媳下了一大锅面条,大家吃了,歇了一会儿,就准备去后山上坟,这时候,栓柱那个大侄女秀丽和女婿二强也来了。

秀娟和这个大妹妹一直关系很好,俩人一见面高兴得不得了,小两口索性也跟着一起上坟。小红听秀娟说过妹妹妹夫婚前偷情被抓的事,忍不住打量小两口,感觉秀丽性格活泼外向,二强看上去则有些腼腆内向。

一行人说说笑笑就去后山了,说是山,其实也不高,慢坡。山里空气很好,满目苍翠,小红看啥都新鲜,跑哩可欢,看见路边的小花忍不住就要采几朵。栓柱弟弟两口都听说过小红,表面上热情客气,私下里也忍不住打量小红。

给二老烧了纸,栓柱又用带来的铁锨,把坟头修整一下,添了些土,就下山了。


4


几个人正走着,小红忽然高喊:“羊娃!”

众人一看,羊娃正在不远处翻地。他家就在附近,他奶奶在半山腰开了块菜地,他回来赶紧帮奶奶把菜地整一下。

秀丽和二强,加上秀娟和小红,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跑过去,帮羊娃整地,栓柱满玲和弟弟两口,望着孩子们笑笑,就回家了。

除了小红不会干活之外,其余几个人都会种地,在羊娃的指挥下,一会儿就把一块菜地拾掇好了,锄锄耧耧耙耙,还顺带把菜籽都撒上了,密密麻麻的小葱也都分开围上了土。最后,羊娃又到附近一个小木屋里,拎出来两个木桶,跑到一旁的泉眼处,接了水,把地浇了一遍。

小红倒是想帮忙,慌得不行,可是拔了几棵草,手就勒红了。羊娃看她手上没一点本钱,不敢使唤她,说啥不让她干了,她就溜溜达达,四处看新鲜。

几个干活的人,一边干活一边说笑。

羊娃笑着说:“恁俩是真有魄力!连恁爹都没法你了!”

秀丽窘得满脸通红:“羊娃哥,你都别笑话俺俩了,俺不是被逼无奈嘛——俺爹非得跟二强要恁多彩礼,要不都再给我找一家,二强哪儿有恁多钱啊……”

秀娟说:“二强,你这辈子都得对秀丽好,她为了你真是啥都不顾了!”

二强低头笑着说:“啥都听她哩,家里啥事都她说了算!”

小红听这口气,他俩当时“偷情”被抓是故意的了,心想她们家的姑娘一个个还都挺有主意的。


5


小红跑到那个小木屋里,四处打量,那木屋虽说简陋,却做得还算结实。屋里放了一些农具,靠墙地方,几个大石块支起一张铺板,好像是床,上面还有一张旧毛毡。听羊娃说他爹活着时候会养蜂,这个小木屋就是为养蜂建的。

小红从小木屋里出来,溜到屋子后面,一不留神旁边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,吓了她一跳,她定睛一看,是只土黄色的野兔,还挺肥的!

小红忍不住惊喜大叫:“兔子!兔子!”把那只野兔吓得飞快跑向草丛深处!

羊娃听声就从地上抓起两块石头,眼看着那边的草一路低头,他跑过去,用力将石头砸过去,然后那草就不动了。小红赶过去一看,兴奋地大叫:“砸住啦!砸住啦!羊娃你真厉害!”

几个人一听都赶紧跑过去,只见羊娃一把抓住那只兔子拎了起来,那兔子被砸中了脑袋,头脸都是血,但还没死透,腿还弹腾,小红吓得不敢靠近。

秀娟说让羊娃带回家,让他奶奶炖了吃吧。

羊娃看天色向晚,想了想,笑着说:“要不,咱晚饭就搁这儿吃烤兔吧!”几个人一听都说好,尤其是小红。


6


羊娃从小木屋里拎出一个简易的烤肉架子,旁边一片空地上有个现成的火坑,羊娃把架子架在火坑上,火坑里面放进去柴禾,一点点生起了火。二强动手把兔子剥了皮,掏出内脏,在泉眼处洗净了,架在烤肉架上。

羊娃跑下山,一会儿又上来,一手拎个竹篮,一手端个盆。篮子里是锅碗筷子和佐料,还有红薯和花生,盆子里是奶奶刚煮好的粽子。

几个人高兴得不得了,秀娟把盐和辣椒粉洒在兔肉上,二强慢慢转动烤架,尽量烤匀了,羊娃把红薯和花生都小心埋到火里,随后又从小木屋里搬出一张小木桌,把锅碗盆都摆在上面。

秀丽剥了一个粽子递给小红,小红赶紧接住说谢谢。秀丽听见谢谢,不由得笑笑,觉得城里人真是客气。

小红抓兔子的兴奋劲还没过,边吃边说:“羊娃准头可硬啊,连看都不看都砸住啦!”

“他就是可能耐,小时候出去玩,他想逮啥都能逮住!”秀娟说起来一脸自豪。

小红看看秀娟忍不住撇嘴笑,秀娟在她面前一向以大姐自居,难得这副娇憨。


7


兔肉终于烤熟了,香气四溢,红薯也烤透了,花生更别说,早烤熟了,有的一不留神还烤糊了。

此刻,夜幕已经降临,不过月色清朗,依然能看得见。

羊娃趁着月色居然又从篮子里摸出一瓶葡萄酒,几个人忍不住一阵欢呼。这还是去年夏天,奶奶用家门前那棵葡萄树结的果酿的酒。

几个人把小木桌搬到月亮地儿,又在桌旁铺了干净秸草,盘腿坐下。美食美酒美景,此刻才是良辰,说到小时候的趣事,忍不住哈哈大笑,干杯干杯。小红和他们没有共同的童年时光,一时插不上话,却不觉得落寞,喜得面目生光,眉眼都是笑,一个劲儿地帮他们撕兔肉,剥花生,剥粽子,平时都是别人照顾她,今晚上她心甘情愿做使唤丫头,伺候这帮人。

秀娟好久没见过小红如此欢快,她趁着酒意趴在小红肩上,潋滟月色挡不住她妩媚,笑吟吟问小红:“开心吧?”


酒足饭饱,夜色深沉,凉意来袭,大家打算起身回去。

小红却不舍这月色,她转转眼珠,抿嘴笑着说:“要不,咱们今晚就不回家了吧,咱们住这个小木屋里吧……”

羊娃一听直扑棱头:“不中不中,那屋里多天没住过人……”

小红急忙说:“那铺板上铺点秸草不就行了嘛!”

秀丽喜欢热闹,多天没见秀娟,也不想回家:“要不咱不睡啦,坐那铺板上接住喷空儿吧……”

秀娟也舍不得这聚会,说行吧。羊娃一看秀娟愿意,就不说啥了。


8


羊娃从小木屋一角里摸出一盏气死风灯,从火坑里的余烬中吹出火苗,点了灯,那灯里早已没油了,大家趁着那一点灯光,七手八脚擦干净铺板,铺上干净秸草,灯就灭了。

几个人挤在铺板上接着谈天说地,漫无边际地聊,感觉也没说啥,就是开心。秀娟怕小红着凉了,让小红挤在她和秀丽中间,还把那张旧毛毡盖在小红身上。羊娃坐在秀娟旁边,二强在秀丽旁边。

大家正聊得起劲,羊娃忽然嘘了一声,示意都别吭声,他跳起来把门拴上。

几个人透过窗缝,看见外面两个人走过来,走到门口推门就想进来,不想门从里边拴上了。能听见咯咯的鸡叫声,那人手里像是拎了一只鸡。

羊娃说:“谁?”

“是羊娃这孩子国吧,听说你今儿回来了!”

羊娃闻言松了口气:“是铁蛋叔啊……”

“开门开门,我跟恁狗剩叔忙了半夜,过来歇会儿!”

“恁去别哪儿吧,这屋里没地儿了,我几个朋友在这儿!”

“啥朋友啊,不会是你领着相好哩搁这偷香哩吧,哈哈哈……”

二强一听吆喝道:“说啥哩?”

铁蛋一听屋里确实还有人,不再吭声,俩人悻悻然走了。


小红心里跳得扑通扑通的:“这人干啥哩,半夜跑这儿?”

羊娃笑笑:“还能干啥?肯定是偷人家哩鸡子,拎回去怕咱村里人看见怪丢人,想来这做嘴吃!”

秀娟叹口气:“这俩货还是不正干,年轻时候都不正经……”

秀丽撇撇嘴说:“他俩不光偷鸡摸狗,听说还学人家当胡子哩,还去劫路哩!”

二强说:“这种当胡子哩,没有好下场,俺村以前也有胡子,他们几个人去劫路,后来不知道人家是存心报仇,还是争地盘,把那人扎死了……”

……


9


几个人聊着聊着就静下来了,自家酿的葡萄酒劲儿还不小,大家又都忙活了一天,困意上来,歪靠在墙边就迷糊起来。

小红却不困,这一天都是新鲜,晚上居然还能碰上胡子,她兴奋地眼睛在黑暗里滴溜溜转。

他们几个都睡着了,小红轻轻起来,打开门,蹑手蹑脚地出去。她跑到稍远一点的一棵树下,解了个小便。树后面黑黢黢的,叫人怪害怕,小红提起裤子又赶紧跑回到小木屋旁边,小木屋让她感觉安全。

山林间的月夜,像个神话故事。小红不想进屋,她仰起脸看见天上的弯月,忽然想起了张小娥,却不觉得悲伤。她闭上眼睛,环起手臂,仿佛张小娥在她怀中。她抱着想象中的张小娥,摇啊晃啊,咧着嘴无声地笑了。

忽然,小红听到一阵咯吱咯吱呼哧呼哧的声音,她睁开眼睛,定睛一瞧,只见泉眼那个地方好像有个什么动物在吃东西,黑黢黢的,看不清。小红想起来,二强在那边拾掇兔子,好像兔子内脏就扔在哪儿。犹豫间,那个家伙居然扭过头来望望小红,黑暗中,那双眼睛绿莹莹的——小红意识到自己遇上狼了。估计是太饿了,那狼望望小红,并没有理会,低下头接着吃。

小木屋的门还敞着,小红心里扑通扑通的,她只想赶紧进屋带上门。她朝着门口挪了两步,她一动不打紧,那狼也紧张了,转过身来对着她。小红吓得腿都软了,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那狼一动不动望着她。

人和狼对峙了片刻,小红一眼瞥见旁边小木桌上吃剩下的兔子骨架,她抡起来用力扔到离狼远一点的地方。狼吓了一跳,但是它很快就闻到了兔肉的香味,赶紧跑过去,啃起了骨头。小红疾步跑回小木屋,哆嗦着栓上了门,然后瘫坐在地上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小红才站起来,透过窗户缝,看到那只狼用鼻子在小木桌上翻腾,把能吃的都吃了,然后又朝着小木屋这边张望。最后,狼披着月光来到窗边,绿莹莹的眼睛同小红就隔了一道木窗户。小红几乎不敢呼吸,只见那狼抬头望望,又低头看看,然后就不紧不慢地走了。

望着窗户缝里远去的狼,渐渐消失在月光下的山林里,小红忽然就上头了,累得头昏脑胀,浑身散了劲,她摸索着爬上铺板,挤在秀娟姐妹俩中间,盖上旧毛毡,昏昏沉沉睡去。


10


不知睡了多久,小红被秀娟摇晃醒了,原来是栓柱两口和弟弟弟媳,一起上山来找他们了。

傍晚时候,为了答谢栓柱两口对羊娃的照顾,羊娃奶奶煮了一盆粽子,给栓柱两口送去,说起羊娃他们在烤兔子。栓柱和满玲听了也不在意,孩子们难得聚在一起玩耍,再加上弟弟弟媳备了酒饭,哥俩坐一起喝酒侃大山,就把这事给忘了,到了后半夜忽然想起孩子们还没回来,急眼了,提着灯就上山来了。

秀娟他们几个睡得早,听见喊声就起来了,小红却睡得睁不开眼,醒了也不想动,满玲索性背着她下山了,反正小红身量瘦小也不沉。

伏在满玲背上,小红仿佛睡在歌谣里,只觉得世界都晃晃悠悠忽忽闪闪。

上一篇:钧州往事20
下一篇:钧州往事18